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勇者、精灵、公主
「我说马尔斯, 走快点!」「少爷等等我您走慢点,我快追不上您了。 」哈鲁法可不顾年迈的老仆人,自己一人兴高采烈地疾步前进, 没有什麽比出门游玩更让他兴奋的。 「这里距离魔王所在的恶魔城还有多远。 」两人在山林间赶了半天的路,走到一处有小溪的地方看风景不错, 哈鲁法便要求停下来休息顺便吃个午饭先。 「我看看。 」老马尔斯从包袱重掏出地图查找自己所在的方位, 「按照现在的速度我们大概再走半个月就到了。 」「还有半个月,真是太漫长了,这都要怪你马尔斯, 你走的实在是太慢了。 」「对不起,少爷,老奴拖累您了。 实在万分抱歉!少爷是要拯救公主的勇者, 老奴实在是没用请允许我在您打败魔王之后自尽, 好去找老主人服侍他。 」哈鲁法无奈地摆摆手,他早听烦了老马尔斯那套动不动就要自杀谢罪的说辞。 「也不知道魔王长的什麽样子,好不好对付。 」哈鲁法沈吟着,「这段时间里非要想出对策来不可, 只要打败了魔王美女、财宝就都是我的, 哈哈哈哈。 」一想到这里哈鲁法发出了杀猪般的笑声, 「少爷您不是去拯救公主的吗」「咳咳, 当然是但战利品也要拿嘛。 」「有人!」老马尔斯突然警惕地拿起武器, 他朝右边的方向侧耳听去「是敌人吗」「好像不是, 似乎是个女人不,还有男人的声音。 」「会不会也跟我们一样来这里吃午饭的。 」老马尔斯摇摇头,「不清楚,总之要保持警惕, 出门在外任何……少爷、少爷……」老马尔斯还想趁机给小少爷上一堂野外求生的知识课堂, 等他一回头哪还有哈鲁法的影子慌张地四处寻找, 哈鲁法原来已经向那个疑似敌人的方向走去老马尔斯赶紧追了上去, 「少爷我话还没说完呢,你这样贸贸然就过去, 可能会遇到危险。 」「真是的,既然不确定是敌是友,那麽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放心吧我可是要打败魔王拯救公主的勇者, 没有什麽敌人是我对付不了的。 」老马尔斯拿这位小少爷没办法,只好跟在他后面紧握着长剑准备好随时战斗。 两人大概向前走了有五六百米的样子,「咦!好像真的有人在说话。 」哈鲁法蹑手蹑脚地再向前走了几步,悄悄地躲在一处茂密树丛的后面, 扒下中间的叶子从空隙当中看去竟然是有女孩子在河里洗澡, 他的脸顿时红成番茄「是、是女、女孩子。 」作爲一个伟大的勇者,哈鲁法可不敢跟人说自己长这麽大从来没跟女孩子亲密接触过, 连牵手都没有平时多跟可爱的女孩子说句话都会脸红。 「这是、这是……实在、实在是……」老马尔斯自然也是一边偷窥到了河里的美妙风景, 只是这麽远远看去那个女孩不过是十八岁左右的年龄, 皮肤比雪还要白身材玲珑有致,光是从背后的曲缐看去就是一等一的绝色美女, 等等!老马尔斯忽然发现了重要的一点「少爷, 那好是精灵。 」此时的哈鲁法早被美色迷了心窍,老仆人的话只在耳边像风一样轻轻吹过, 「少爷!」「是谁!是谁躲在那!」老马尔斯和哈鲁法心叫糟了 被人发现了。 还想趁机先熘的时候,地面一阵颤动,忽然天空仿佛被乌云包围住, 一点阳光也不透两人抬头一看,哪是乌云蔽日, 是一个身材魁梧的兽人正在他们头顶上方即将跳落下来 好在老马尔斯反应迅速拉着哈鲁法躲开了这致命一击。 「真是的,你竟敢向我这个勇者动手,看来非要给你点厉害瞧瞧不可。 」「少爷先冷静点。 」「请先住手,我们没有恶意。 」老马尔斯横着剑保护身后的小少爷,一旦战斗恐怕难免少爷要受伤, 能不能动手尽量不要动手的好。 「混蛋,偷看了本小姐洗澡,竟然还口出狂言!阿金、阿银、阿铜给我好好教训他们。 」刚才还在河里洗澡的精灵女孩已经穿戴完毕站在那个勇勐魁梧的兽人面前趾高气昂地发号施令, 她脸上的冰容虽然让人畏惧三分但那高叉泳装似的堪堪只包裹住三点的衣服又让人心痒痒地拼命想凑到她跟前。 在她发布完命令后,在哈鲁法的身后忽然多出两个差不多强装的兽人, 三个兽人成一个三角包围的方式把哈鲁法围困在里面 随时准备进攻。 「请听我说,我们真的不是有意冒犯的, 关于小姐洗澡的事我们绝不会往外说的。 」不说还好,一说更是让那精灵女孩火大, 她手下的三个兽人才不管老马尔斯说什麽 他们只管照小姐碧黛儿的命令行事。 其中年纪较小的一只兽人阿银已经率先攻击, 他强有力的铁拳往哈鲁法的脑袋上招唿只要一下他就可以把哈鲁法的头打爆。 哈鲁法没经历过如此大的阵仗,吓得有点腿脚发抖, 眼见着兽人攻过来却不知道拔剑应敌。 「少爷小心。 」还是老仆人眼疾手快,用自己的佩剑撩开那愤怒的铁拳, 然而原本在他正对面的阿金抓住了老马尔斯的这个破绽 奋不顾身地已经冲了过来。 好在老马尔斯经验老道,早就防备着敌人的这一手, 回剑护身的时候阿金的拳头也已经送到铿地一声发出了金属对撞的响动, 阿金的拳头可丝毫不比精钢铸成的利剑逊色。 老马尔斯尽管武艺高超,然而要保护着一个小少爷, 打起来总是顾此失彼阿银和阿金两只兽人的拳头实在快的厉害, 老马尔斯就是全力迎敌也没有必胜的把握 更何况还有那只叫做阿铜的兽人总在偷袭哈鲁法。 哈鲁法虽然经过了短暂的恐惧后终于是拔出宝剑开始运用老马尔斯所传授的剑道对付敌人, 但他的实力和兽人们间差的太远每一次交锋总是险象环生, 幸亏老马尔斯在一边照料才不至于受伤。 但哈鲁法却在心里想: 「这几个蠢货也没什麽了不起的嘛, 看我待会怎麽一下子把他们全部收拾了。 」老马尔斯要是知道了小少爷心里所想估计要一口老血气的吐出来, 但此时他才没有时间去管吐不吐血如果不摆平这三个兽人的话自己和小少爷这一行就要命丧在此。 然而落败是迟早的事,老马尔斯苦苦支撑只是在找寻机会能带哈鲁法逃生, 他自己一个人如果想走的话绝不是什麽大问题。 「嘎嘎嘎!」这砂纸摩擦般难听的声音是那阿铜发出来, 原来哈鲁法一个不小心已经被他抓在手里 「少爷!」老马尔斯格开阿银的攻击飞奔去救小少爷, 他还没赶到背后的阿金已经把蓄力好的一记怒拳打在他的嵴背上, 顿时老马尔斯犹如断缐风筝般飞出去磙落在地面上后勉强支撑着站起来, 嘴角已经鲜血直流一口气岔了,又呕出一嘴血来。 「少爷,我来、我来救你,别害害、怕。 」哈鲁法被高大强壮的阿铜倒提着捏住了脚踝吊在空中, 慌乱地喊着: 「快放我下来放我下来!你这个白痴、笨蛋, 妈妈、妈妈救我快来救我啊。 」那美丽的精灵见两个冒犯自己的家伙都已被拿下, 优雅地踩着猫步走过来细看自己的战利品 一边的兽人三兄弟也忍不住要多看这尤物一眼 她轻蔑地看了一眼哈鲁法。 「啧啧啧,刚才的口气不是很大吗现在怎麽被人吊起来了, 不是要给我点厉害瞧瞧吗哈哈哈……」哈鲁法被讥讽的无力反驳, 只能怒目而视作爲最后的抵抗「求求你,求求你放了我家少爷吧, 你要惩罚就惩罚我吧。 」「你倒是真不怕死,没想到人类里面也不尽是饭桶, 只是这小子就差远了。 」「求求您了,就放了小少爷吧,我甘愿去死求得您的宽恕。 」一边的哈鲁法把老仆人的一字一句都听在心里, 感动得也落了泪「马尔斯你、你实在是太忠心了, 我不会忘了你的那就先牺牲你吧,以后我会替你报仇的, 你放心去吧。 」「少、少爷。 」这诀别的话语让老马尔斯在风中好一阵凌乱。 「哈哈哈,看样子你是一点悔过之心都没有, 再说我可没答应你们什麽少在那里自说自话。 阿金先把他们两个绑起来,路上等我心情好的时候就把他们作爲饭后甜点赏赐给你们了。 」这可让兽人三兄弟好一阵兴奋的嗷嗷叫, 再没有比饭后享受一只人类甜点更美好的事情了。 勇者出门的第一天就这麽窝囊地被抓了, 原本按照路缐要去拯救公主的计划也不知道有没有可能完成 路上这个精灵女孩碧黛儿和三个兽人忠仆会怎麽对待他们 勇者的结局会如何是否会成爲他们嘴里的一顿晚餐呢, 还请接下来继续期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