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言情  »  义工小倩之喜憨儿之家。
窗台上的茑萝攀绕在栏干上,阳光从叶缝中筛了下来, 夏季的清晨总是来得特别的早现在是早上六点半。 倩如今天起了个大早,因为今天倩如要去孤儿院当义工。 匆匆吃了早餐之后,便和启民一同出门,由启民开 车载她到公车站牌搭车。 约八点多到了孤儿院,问了一下里面的行政人员今天的工作, 原来今天的课程是户外教学要带小朋友至淡 水海边采集岩石标本。 「小倩啊!你今天可能要比较辛苦喔!」工作人员说道。 倩如略感疑惑地望着工作人员: 「怎么回事啊!不就是户外教学吗」 工作人员回答: 「是户外教学没错!不过这次你是要带两位新来的喜憨儿出游。 」 「喜憨儿!」 「就是一些智商比较低的人, 虽通称"儿"其实都已算大人了。 」工作人员解释道。 「因为你是所有义工中最温柔、最有耐性的, 而且又会开车所以派你去。 」工作人员补充道。 倩如耸耸肩: 「It"s OK!那...让我看看他们的资料好吗」 工作人员找出了两份文件交给倩如, 倩如看了看两位喜憨儿中,一位叫志鸿,今年二十一岁;另一位叫柏 荣, 今年十九岁他们都是孤儿。 「他们两个,你可以叫他们阿鸿和阿荣, 他们的智商只有幼稚园程度所以你要有耐心一点。 」工作人员又 说。 「好的。 那我带他们出发了!」倩如拿了桌上的车钥匙, 走到教室里 向闹哄哄的教室喊道: 「哪两位是阿 鸿和阿荣, 请出来到老师这边。 」 由于倩如有个当学者的父亲,爷爷又受日本教育, 所以倩如的英、日文都还不错平常在孤儿院时, 就教导 小朋友们英文而小朋友们也习惯称她为"小倩老师"。 阿鸿和阿荣走了出来,倩如看了一下,阿鸿理个小平头, 长得矮矮胖胖的肚子有点大,穿着短裤和双球鞋 , 手上拿着不知是什么的零食;阿荣则长得比较高些 身材算是魁梧头发乱乱的,想必力气应该不小。 「好,你们两位跟我来。 」倩如带领他们往停车场走去。 一路上两位喜憨儿吵吵闹闹,甚至有点调皮捣蛋, 连倩如都觉得有点吃不消但在倩如耐心的带领下, 快到 中午时已采集了不少的岩石样本。 「好了!阿鸿阿荣,回来吃午餐吧!」倩如在海边喊道。 那是一处美丽的海边,一眼望去海天连成一缐, 正前方是沙岸右边则有些岩石,由于并非例假日, 整个海 边只有他们三人。 阿鸿阿荣跑了回来, 阿鸿问道: 「老师, 今天午餐是什么」 「是鲔鱼三明治很好吃喔!」倩如又露出了她那甜美的笑容。 阿鸿阿荣高兴地吃了午餐,倩如则利用他们吃午餐的时间去了趟洗手间。 看了看镜中的自己,摇摇头松了口 气,时值夏天, 倩如身穿着件无袖的T恤再套上一件短袖丝质衬衫, 下身则穿着一件浅蓝色的A字裙。 满身是汗的倩如,想了一想,索性将衬衫及内衣脱掉, 反正这里也没人看到只要在回家时再穿上就好了。 倩如边走回到车上时边思考着下午该带他们做什么, 不知不觉的走到了车边阿荣一看见倩如, 便大声说道 : 「老师, 我想开冷气睡睡。 」 倩如正觉得热: 「好啊!那我们把窗户关起来午睡吧!」 当引擎发动, 冷气打开时倩如感到了沁人的清凉,原本恼人的黏腻感没了, 正想睡时 突然听到阿鸿说: 「老师, 我睡不着!」 倩如坐在驾驶座转头看看后座两位喜憨儿, 苦笑道: 「又怎么了要老师唱歌吗」 阿鸿说道: 「不是 我想要老师抱抱睡。 」 倩如脸红了一红: 「不可以!老师是女生, 你们是男生 男女授受不亲喔!」 阿鸿几乎委曲地快哭出来: 「我不管啦!我就是要老师抱抱睡。 」 阿荣也不甘示弱的道: 「老师老师, 我也要我也要。 」 倩如扭不过他们,想了想,反正他们也只是小孩子, 于是就答应了: 「好!老师过去让你们抱抱睡 不过你 们要乖乖的睡喔!」 阿鸿和阿荣满心欢喜 脸上流露出纯真的笑容: 「是!谢~~谢~~老~~师!」 倩如打开了车门 请阿荣先出来并移到了后座坐在两位"小朋友"的中间, 阿鸿马上将他那拥肿的身躯往倩 如的右边靠了过去 接着阿荣也靠着倩如,并用双手紧紧抱着倩如, 三个人就这样地挤在后座。 刚开始倩如很不习惯,觉得快被压扁似的, 但是或许是阿鸿和阿荣他们早上玩得太累了没多久就睡着, 倩 如也不好意思打扰他们的睡眠另一方面, 他们身上特有的成熟男人的气味也让倩如的心中隐隐地骚动.........。 倩如也真的累了,索性闭上眼睛小寐一下, 不知不觉的又梦见了启民 --- 她最挚爱的老公 睡梦中她梦见她和 启民正裸身相拥启民轻轻地吹着她的耳朵 --- 她最敏感的部位, 倩如觉得自己已有点湿了她的手慢慢地向 启民的阴茎靠了过去, 游移在启民的两腿之间她也发现了启民身体上的变化, 同时享受启民唿气在她耳朵之 上的酥麻感觉.........。 「啊.........嗯.........!」倩如不自觉的轻轻低吟着。 倩如觉得全身开始发热,从下体处传来的某种感觉渐渐蔓延至全身, 每个神经末梢都感受到无法言喻的轻悸 似喜悦、似欢愉、似仲夏微风拂面、似初冬阳光轻, 只是只是好像还少了些什么 少了些什么 少了份空虚! 是的!少了份空虚, 就像在 阳的炙热之下只能远望着海边,却无法投身海中享受沁人的冰凉;无法在一波 一波的潮起潮落之间感受到大自然的韵律。 她想,她渴望,渴望盈满这愈来愈强的空虚落寞, 渴望着启民已渐渐胀大的阴茎来填满她她不自觉地将纤 纤手指轻揉着她的阴核, 另一只手套动着启民那另她垂涎的肉棒.........。 遥远的地方忽然传来一阵声音,倩如不想管它, 她只想好好享受启民的温柔、启民的爱意只是, 那声音愈 来愈大......愈来愈大......。 「老师~~~~~~老师~~~老师,您怎么了老师!」是阿鸿和阿荣的声音。 睡梦中的倩如惊醒,望着右边那天真无邪的眼神, 是阿荣的眼神带着一份焦急与无助,眼眶隐隐带着泪水 的眼神。 「老师,您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阿荣焦急的问。 倩如自知失态, 但旋即正色道: 「没事的, 老师只不过做了个恶梦。 」 这时阿鸿插嘴: 「可是...可是,老师, 我好像生病了耶!」 倩如大吃一惊 连忙问道: 「阿鸿, 怎么啦是不是着凉了」 阿鸿扭扭捏捏地回答: 「不是 只是......人家...人家这里肿起来了。 」 倩如顺着阿鸿的眼神望去,原本已有点红的脸蛋更加红了, 原来刚刚做"春梦"的同时不自禁地用手抚摸阿 鸿的阴茎, 所以它当然"肿"了。 「没事的,等一下就会消掉的。 」倩如也不知如何回答,只好乱踌一通。 阿鸿满脸委曲: 「可是...可是好难过呦!老师。 」 这时阿荣开口了: 「老师,我也肿了个大包包, 比阿鸿的还厉害 会不会死掉啊」 阿鸿已开始哭了: 「老师, 我不要死掉!我不要死掉!」 被这两个小鬼一吵 倩如顿时不知所措 遂板起脸孔: 「好了!别吵了!我不是说过等一下就会好的吗」 阿鸿哭得更大声了: 「口圭~~~~~~~~~!老师, 我不要死掉~~~~~~~。 」 「老师,你帮我看看好吗」是阿荣的声音。 倩如把头转向另一边,眼前的情景让倩如吓一大跳, 原来阿荣早把裤子脱了黝黑粗大的阴茎昂然而立, 倩 如从没看过这么大的肉棒有点失神的瞧着, 刚压抑下来的慾火又熊熊燃起。 此时阿鸿哭着说: 「老师,也帮我看看!」 倩如望着阿鸿的肉棒, 尺寸虽然没有阿荣来的可怕但也只比启民小了一点而已。 倩如伸出颤抖的左手,缓缓握住了阿荣的阴茎, 她心想: 要让这种"包包"消肿最快的方法就是让它快点"射"出 来。 另一方面,她的小穴也隐隐传来一种不安定的神经讯号至大脑感觉中枢。 「好的,老师帮你们看看,看能不能让她赶快消肿, 可是你们要乖乖坐好不可以乱动喔!」想出解决法子 的倩如回复温柔的语气, 并且为自己的"聪明"感到一丝丝的得意。 于是,倩如左手握住阿荣的肉棒;右手握住阿鸿的, 卖力地上下套动起来。 同时,倩如阴道麻痒的感觉却愈来愈强, 好似无数小虫在里面攀爬着她夹紧大腿并相互摩擦着想减低这种 酥麻的感觉, 却不料反而使自己愈来愈冲动她觉得自己座位下已湿了一片, 刚刚睡梦中的渴望再度燃起 忍不住喉际发出轻微的呻吟声: 「啊~~~嗯~~~。 」 阿荣此时说道: 「老师,您...是不是...又...又不舒服了」被倩如打手枪打得正舒服的阿荣断断续续地说着。 「不...不...没...没有....老师...老师...只是手...有点酸了。 」倩如已开始有点无法抑制自己的回答着。 阿鸿说: 「老师...您...您要不要...要不要休息一下」 倩如心想: 休息一下!那不是前功尽弃, 到时还要重来一次。 手的确酸了,这两个小鬼的"耐力"还真不错, 倩如苦思解决之道同时,也不断地和体内的慾火交战着, 愈来 愈渴望的感觉愈来愈无法克制的需求, 伴着这两名成熟身体的男子倩如愈发不可自拔, 只觉得全身彷佛 有火在烧。 慾火,熊熊的慾火,炽热地包围了她的身心, 她感到小腹有点微微的颤抖阴道也时缩时张地流出泛漤的淫水 , 双手握着的两根粗大阴茎给她的感觉愈来愈浓烈 倩如不自觉地渐渐将紧合的大腿微微地张了开来......... 这个时候她只需要男人,老的、少的、帅的、丑的、胖的、瘦的, 不管是什么男人都可以进入进入她那略 紧却又湿润的小穴。 终于,倩如投降了! 「老师...老师手酸了, 用......另一种方式帮你们......解决吧!」倩如有点难为情的说着。 阿鸿一脸无辜: 「谢谢老师!老师会不会累累」 倩如甜蜜地笑着: 「老师不累, 只要你们快快好就好了!现在你们先移开一点。 」 阿荣和阿鸿听话地向外离开了些,倩如抬起身, 把已湿了整件的浅蓝色内裤褪掉并丢向驾驶座。 倩如流露出妩媚的眼神, 声音细细地向阿荣说: 「来!阿荣, 你坐好。 」然后一手握住阿荣的肉棒,一手拨开 自己的花瓣, 缓缓地将阿荣的肉棒塞了进去。 「啊!」终于得到男人阴茎的倩如欢愉地嗯了一声。 「啊!老师,暖暖的!暖暖的!」阿荣直觉地说出他的感受。 倩如甜甜地说: 「阿荣乖!等一下老师先动, 然后你就配合着老师动好吗」 「老师那我呢」阿鸿紧张地问着。 「阿鸿乖!等一下就轮到你了。 」倩如说罢,便上下扭动起来,左手并握着阿鸿的肉棒同时运动着。 「阿...阿荣!你...的....你的好大!」倩如从没被这么大的阴茎插过, 每扭动一下彷佛都能插到子宫最深处一 波又一波的欢愉使她忘情地叫喊。 「好...好阿荣、乖阿...阿荣,你...你插得老师好...好爽...你...快点...动快一点」倩如大喊。 「老师...老...师...我...我好像...愈肿...愈大包了...。 」阿荣听话地卖力抽插着。 倩如内心更加欢喜: 「没...没关系, 这...这表...表示...表示快...快好了。 」 阿荣听了更加用力的抽插, 双手扶着倩如仅23寸的细腰: 「老...老师, 你...你的屁屁好...好大...好白...好漂...漂 亮。 」 愈来愈兴奋的倩如啐了句: 「坏阿荣!不...不可...不可以...这样...对老...对老师说话。 」 倩如虽然只是撒娇而已, 但想了想: 这小鬼要是....要是以为我在骂他那怎么办 果真阿荣停了下来: 「老师, 对不起......。 」话没说完倩如就将鲜红的唇吻了上去,并继续上下套动着阿荣。 倩如灵活的小舌在阿荣的嘴里狂乱地动着, 两人的唾液交缠在一起阿荣的胡渣及成熟男子的体味使倩如更加 狂放, 倩如知道自己已快到高潮了。 一旁观战的阿鸿有点不平衡地说: 「老师, 我也要亲亲!」 濒临高潮边缘的倩如说不出话 便将脸移向阿鸿 身体侧了过去: 「乖...乖阿...阿鸿, 来...来...让...让老师...让 老师亲亲。 」 于是一幅春色无边的影像在这不算大的车内呈现, 倩如面对面坐在阿荣身上小穴紧紧包围着阿荣的肉棒, 同 时并和阿鸿狂吻香舌在阿鸿有点生硬的嘴里灵巧地钻动。 「阿荣,嗯...你...你...你好厉害...老...喔...老师快...快不行了....再用力点......。 」此时倩如就像只发情的母狗,只 要男人肉棒的雌性动物。 「老...老师...我好想...想"ㄇㄧ ㄇㄧ"喔!」阿荣答道。 「口阿~~~~~~!!!」倩如高潮了! 这时, 阿荣也将处男第一次的生命精华射在倩如的最深处 巨大的龟头顶着倩如的子宫颈感受倩如高潮时阴道 的收缩, 彷佛要把阿荣的每一滴精液都"搾"出来似的。 过了几分钟, 阿鸿不停地催促: 「老师, 换我了!换我了!」 两腿酸软的倩如缓缓地站起身来 由于车内空间狭小 倩如只能弯着身子坐到阿鸿的身边: 「阿鸿乖!老师用另 一种方式帮你好不好啊」 阿鸿兴奋的回答: 「好的!好的!我不要和阿荣一样。 」 于是倩如左手抚摸着阿鸿的阴囊和肉棒, 右手扶着阿鸿使他跪着并面向阿荣并嘱咐阿鸿: 「不要动喔!」 然后 倩如面对着阿荣趴下将雪白的屁股对着阿鸿的肉棒。 「来!阿鸿乖!将你生病的地方交给老师。 」倩如左手搭在阿荣宽厚的臂膀,右手向后握住了阿鸿的阴茎, 帮忙 他"导引"到正确位置。 因为刚刚受到阿荣黏稠精液的滋润,阿鸿毫不费力就进入了倩如的窄穴, 倩如轻轻地开始前后移动: 「来!阿鸿 将你生病的地方来回地动动。 」 阿鸿也听话地配合着倩如指示,全身肥肉不停的抖动, 倩如的慾望再度复燃: 「喔~~~啊~~~乖...乖阿鸿 就...就 是这样!」 倩如突然抓住阿荣还有点硬度的肉棒: 「阿...阿荣 你...你好像...好像还没全好...老...老师再...再帮你看看。 」说 完便伸出丁香小舌,舔着阿荣的龟头, 将残留的精液及其它秽物清理干净。 阿荣在倩如的挑动之下又逐渐硬了起来, 倩如不禁赞叹: 「阿荣你真厉害!」 阿荣当然听不懂倩如的"赞美", 慌张地问: 「老师!您说我病得很厉害!那怎么办」 倩如心里笑了出来 只是身后阿鸿的肉棒一阵阵地"攻击"着倩如无法言语的倩如索性不回答, 自顾自的吸吮着阿 荣黝黑且愈来愈大的阴茎。 阿鸿卖力地抽插着倩如,倩如略大的臀部受到一阵阵的震汤, 雪白柔嫩的粉臀泛起一阵阵的"臀波浪影"看的阿鸿 眼花撩乱, 不禁唿吸急喘: 「老师!老师!我好难过!我...我...我要......」话没说完 一阵快感袭上龟头阿鸿已 将精液射向倩如阴道深处。 倩如继续含着阿荣的肉棒,直到阿荣再度射精为止, 但是阿鸿和阿荣毕竟身体是成年人体力恢复也快, 整个下午 每人共射了三次才结束。 虽然累得几乎走不动,倩如还是很有耐心的为两位"小朋友"穿上裤子, 哄他们睡觉: 「你们两个听好喔!你们生病 和老师今天帮你们治病的事不可以对其他小朋友说喔!不然老师以后就不理你们了!」 阿荣和阿鸿拖着疲惫的声音: 「知道了!老师。 」两位小朋友倒蛮听话的,倩如也相信他们。 等两位小鬼睡着,倩如清理着"残局",望着他们天真的睡姿, 心里想着: 今天又做了一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