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言情  »  送上门的女人。
澳门今年的七月火热的天气让人心烦,三天前黄胜业因为工作而不能陪着老婆 和小姨子去新疆旅游。 这一天,黄胜业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喝着啤酒, 他本来想出外面去的可天气太 热,加上昨天他跟他的朋友到皇朝区喝酒, 到零晨才回来黄胜业懒懒的不想动, 只好打发时间。 黄胜业看看时间十点多了,他冲了个凉穿着短裤出来, 等着头发干了早点上床 就在准备抽完手里的烟睡觉时, 门铃响了。 黄胜业不由想是谁这么晚了上门,有事怎么不先打个电话, 可能是那个家伙喝 多了来骚扰他。 黄胜业有点不情愿的站起来也没问是谁,就把门开了, 谁知一开门 令他和门外的来者都愣住了。 黄胜业看到门口站着一个穿着纱睡裙的女子, 看那红红的脸黄胜业想起有一 次,他在楼梯上帮她捡过因塑胶袋品质问题而散落的水果, 她是黄胜业对面的邻居 杨美兰。 现在澳门因为城市他而令同住一幢大夏的人比以前复杂人, 所以邻居之间平时 几乎不太走动。 黄胜业与杨美兰的接触仅限于上次的帮助, 在同时到了之后就各自进门谈话 也就是杨美兰礼貌的谢黄胜业, 他回答不客气。 以后他俩在楼梯上遇到也就是点头 微笑一下, 算是打招唿。 黄胜业此时看到杨美兰的穿着着实让他吃惊, 况且穿成这样清凉的见面彼此 都不太好意思。 杨美兰一边担心的看着楼梯,怕有人上来, 一边非常急切的样子 说: “对不 起, 能用一下你的电话吗” 黄胜业此时脑子里飞快的转了起来 一边回答、一边想着杨美兰会发生甚么事 可能是钥匙锁家了。 杨美兰在得到黄胜业请进的邀请后,快速的走了进来, 在她走过黄胜业身边一 股浓郁的洗发水和浴液的清香告诉黄胜业她刚洗过澡。 黄胜业关上门告诉杨美兰电话的位置,在她走向电话时会路过黄胜业开着的地 灯, 因准备睡觉所以关了厅里的大灯此时灯光映出纱裙下两条修长的玉腿, 这给 黄胜业的视觉冲击很大一股热流在他小腹里磙动, 黄胜业不假思索的打开大灯。 厅里一下变得明亮,这使杨美兰一下惊慌起来, 急切的说: “关上灯好吗” 黄胜业心虚的解释说: “怕你看不清” 黄胜业一边将灯关了。 不过就着短短的时间黄胜业已经看到杨美兰纱裙下赤裸 的身子。 现在黄胜业能确定杨美兰洗过澡后出门, 原因不会是送人因为不会有女人穿 成这样送客的, 穿成这样说明在家就是如此的穿着那一定是出来扔垃圾的, 这个 楼上的垃圾道要下半层楼一定是这样的。 此时,杨美兰快速的按动着按键,黄胜业心中在祈祷不要有人接, 这样他今晚 就不会孤单了。 想到这一股热血沸腾的感觉令黄胜业浑身发热, 胯下的短裤无法遮盖他那男根 的勃起。 黄胜业眼睛看着闪动的萤幕,全身的神经都集中在杨美兰的身上。 在杨美兰急切的自语中过了几分钟,她失望的放下了电话, 黄胜业只好问: “ 怎么了是不是钥匙锁家里了!” 杨美兰把自己往阴影里移了一下, 说: “我出来扔垃圾门就关上了!” 黄胜业也有过类似的经历, 所以肯定的说: “以前我也试过没有关门啊。 你 开抽油烟机了” 杨美兰一下惊奇的, 同时明白自己被锁的原因 说: 啊,就是, 这怎么办 黄胜业关心的问: “你给谁打电话” 杨美兰焦急的不知所措 神情变得非常的沮丧的说: “我父母那里还有一把钥 匙 可是家里没有人接这么晚了上那去了,” 黄胜业安慰着杨美兰说: “你别急, 过一会再打先坐一会。” 杨美兰犹豫了一下说: “能借我件衣服吗” 黄胜业故意装傻的问: “你冷吗” 黄胜业一边去门边拿过他的外套递给杨美兰, 她披上之后显得自如了一些走 过来坐在沙发上。 突然, 杨美兰说: “能借我一套衣服吗我去拿钥匙。” 黄胜业听了心里在笑,此时杨美兰由于心里的急切, 智力严重的受到了影响 不由说: “你父、母不在你怎么去拿” 杨美兰听了泄气的、无奈的叹了口气。 黄胜业脑子里开始盘算,他决定试一下, 黄胜业告诉杨美兰帮她从阳台爬过去 他知道这是不可能完成的, 黄胜业就是想试一下杨美兰会有甚么反应假如她只 考虑自己, 根本不考虑黄胜业的安全他就放弃,因为会有麻烦。 如果杨美兰担心的阻止黄胜业,说明杨美兰的善良, 就是事成也不会有甚么不 妥。 果然,黄胜业说出黄胜业的想法,两人到阳台一看, 杨美兰就放弃的说: “这 怎么过去不要, 太危险了” 黄胜业说: “我试试!” 黄胜业就上了阳台的窗台, 杨美兰紧张的抓住黄胜业 说: “不要,太危险了 , 你下来吧” 黄胜业回到阳台里边, 说: “那怎么办, 不行你就在这里睡吧我在客厅里将 就一下。” 杨美兰警惕的看看黄胜业,从黄胜业眼里看到的是真诚, 显得无奈的说: “我 再打个电话!” 杨美兰边走过去打电话 黄胜业跟着她回到客厅。 杨美兰再次失望的坐回到沙 发里,黄胜业给她倒了杯水。 俩人开始聊天,杨美兰告诉黄胜业她丈夫去了新加坡公干, 因为她丈夫是销售 经理所以经常的出差为了日子过得好点, 没有办法。 他俩慢慢的说到黄胜业,他告诉杨美兰他的老婆去旅游了, 逐渐的他俩熟络起 来。 黄胜业就打趣的说: “看来是我俩有缘, 我老婆旅游你丈夫出外公干, 上天 安排我们这俩个孤独的人独处一室!” 杨美兰有点娇羞的认可的说: “你别胡想, 这是意外不过也是,今天不知怎 么了,平时我早就睡了, 今天上床睡不着便收拾了一下房间,没想到发生了这样 的事, 这么晚了打搅你真的不好意思。” 黄胜业说: “没甚么,谁让我们有缘呢刚才我一开门, 还以为是我的哪个死 党喝醉了没想到是一个美女, 而且!” 黄胜业停下来在考虑说出来杨美兰会有甚么反应, 若是生气的话便是没有 机会了,不生气说明他今冕的机会大大。 果然, 杨美兰问: “而且甚么” 黄胜业脸上现出有点色色的笑, 为了不失去天赐的良机 他说: “说了不许生 气!” 杨美兰点点头。 黄胜业接着说: “而且穿的那么性感, 让我控制不住自己!” 杨美兰听了自然的低头看看自己 将披在肩上的衣服前襟拉了拉 一下变得不 好意思的说: “别说了, 真丢人。” 杨美兰说着时,她脸上一下红了,但却用眼睛看这黄胜业。 黄胜业说: “别拉了,这么漂亮的睡裙干吗要遮起来, 特别是里面的身子让 我再看看好吗” 黄胜业开始挑起杨美兰的情欲, 杨美兰一下紧张的说: “嗯!你看到甚么了 不行!” 黄胜业没有说话 只是用充满了冲动的眼神看着杨美兰。 杨美兰从黄胜业的眼神里读懂了黄胜业的意思, 矜持的站起来说: “噢!我走 了!” 黄胜业站起来拦住杨美兰 说: “你穿成这样怎么出去” 杨美兰说: “我再打电话, 他们可能回来了!” 杨美兰紧张的转身黄胜业抓住了釶的双臂, 杨美兰往后退试图挣开黄胜业。 他也并没有抓紧杨美兰。 杨美兰一下跌坐再沙发里,黄胜业便逼过去, 俯身看着她他的双手按在沙发 扶手上,控制杨美兰无法逃离。 杨美兰半仰着对视黄胜业,眼神里透出紧张的神态, 一丝欲拒还迎的意念一闪 而过说: “嗯!你要干甚么不要这样嘛。” 黄胜业没有说话,他只是用充满爱和欲的目光看着杨美兰, 头一点、一点的靠 近她。 杨美兰看着黄胜业靠近,眼睛盯着他,脑子里不断的在想拒绝、放弃、拒绝、 放弃。 黄胜业从杨美兰的眼神里毫无掩饰的告诉他, 杨美兰那双手纤细的手指因住着 衣服显得更加白皙。 当黄胜业的头离杨美兰近到能感受到他唿出的热气时, 杨美兰将头转了过去 同时放弃了抓紧的衣服, 双手推住黄胜业的肩膀阻止他的靠近, 说: “请不要这 样, 我不是随便的女人求你不要这样。” 杨美兰推着黄胜业的手软弱无力,女人有时真是有意思, 明明已经放弃了抵抗 还要说出那样的告白, 要男人认可她不是为了欲将那穿着衣服时的矜持发挥到 极致, 一旦将她脱得赤裸裸后就变得毫无顾忌。 黄胜业并没有继续下去,因为杨美兰放弃拉住的衣服敞开后露出的胸部, 他低 头近距离的看着睡裙下的两点凸起和紧张而急促喘息起伏的胸腹。 杨美兰感觉黄胜业的停止,不由转头看他, 她见黄胜业的目光所在轻哼一声 ,双手回到胸前, 黄胜业乘势吻了下去同时双手抱住了她。 杨美兰被吻了嘴唇后马上转头,同时双手曲臂再次按在黄胜业的肩上, 嘴里急 切的说: “嗯!不要嘛!不要这样 我要喊了!” 黄胜业在杨美兰耳边轻轻的说: “你喊吧 你穿成这样到我家来到时候别人 会怎么想, 既就是你告我强奸我也认了谁让我喜欢你,” 跟着, 黄胜业抽出一只手便抓住杨美兰饱满的乳房。 而她不激烈的扭动,小嘴 还是躲避黄胜业的吻。 黄胜业用中指按住乳房中心的凸起,将它按进乳房, 由慢到快的揉动起来当 他快速的抖动着手时, 杨美兰从喉间发出了彻底放弃的声音: “嗯!不要!啊!” 杨美兰的双手由推变成了紧紧的抓着黄胜业的肩膀 继而由于窝在沙发里使得 气息不继她只好将头后仰打开喉咙, 任由黄胜业强嘴按在上面。 黄胜业放开了杨美兰的乳房,左手伸入裙里, 抚摸她那光滑的臀肉右一只手 则从裙肩带伸进去抓住她饱满柔滑的乳房。 下面的手翻到前面,顺着光滑的大腿内 侧向上, 杨美兰紧张的用力夹紧。 杨美兰紧张的说: “喔!不要,求你了!啊!” 黄胜业没有理会杨美兰软弱无力, 半推、半就的要求他的手指执着的落在了 杨美兰长着阴毛的阴阜上, 将中指挤开大腿根柔软的嫩肉在她那薄如蝉翼的裤衩 外摩擦杨美兰火热的阴唇。 杨美兰手抓住黄胜业的手腕无力的阻止他的动作, 她难以控制的从喉间发出了 难忍的哼叫: “喔!嗯!啊!哦!啊!” 黄胜业耐心的透过蝉翼般的遮羞 在小裂缝的顶端寻找着能令杨美兰屈服的阴 蒂 杨美兰知性的知道他的目的手上加大力量试图将黄胜业的手抽出。 杨美兰心里在不停的斗争着,她的情欲已经在她的体内涌起, 要求她放弃抵抗 获得这偷情给她带来的另一种的刺激, 理智和道德则要求她抵抗不能作出被判 的行为。 杨美兰体内不断翻涌的情潮在告诉她,放弃抵抗吧, 你自己穿成这样这么晚 了跑到一个只有一个男人的房子了来, 就算你告他强奸有多少人会相信,还是放 弃抵抗, 获得一种自己从没有体验过的激情。 况且她和丈夫的房事已经从结婚初期的激情中趋于平淡, 丈夫因工作关系每次 的房事也像例行公事 而她的情欲不得不压抑放弃抵抗就可以获得满足, 就这一 次不会影响自己的家庭的。 随着情欲在体内逐渐占了上风,杨美兰抵抗的力量越来、越弱。 黄胜业能感觉 出她心理的变化,手上加快了挑逗的动作。 黄胜业为了把杨美兰彻底从理智中拉进欲海, 他加大了捻弄她那已经发硬的乳 头疼痛使她女性潜意识里的被征服欲得到了激发。 杨美兰无力的说: “喔!轻点,疼!啊!” 黄胜业放松了改用温柔的抚摸, 下面的手指已经挑开遮羞直接在裂缝中利用 不断涌出的湿滑润腻的体液, 轻松的找到了那粒已经胀大的阴蒂。 黄胜业的手指快速的挑逗使杨美兰变得全身瘫软, 他知道是时候了。 然后,黄胜业一下将杨美兰抱了起来,突然的失重使杨美兰紧张的一下双手抱 住他的脖子, 黄胜业将杨美兰抱紧了卧室。 黄胜业将杨美兰放在床上,不给她反应的时间, 就脱下了她的裙子和裤衩然 后停下来用充满爱意的眼神看着她。 黄胜业的手放在杨美兰丰满柔嫩的乳房上, 不做任何的动作她意外的不知发 生了甚么, 睁开因含羞紧闭的双眼当看到黄胜业的眼神时, 慌乱而羞耻的连忙转 过头闭上眼睛。 黄胜业在杨美兰耳边用满含情意和诱惑的说: “睁开眼睛看着我!” 杨美兰摇摇头, 黄胜业用手指抓住她乳房的顶点慢慢的加大力量, 杨美兰感 觉到他的执着 嘴里说: “不要嘛!” 杨美兰还是睁开眼睛对视黄胜业, 她看着黄胜业慢慢的靠近她杨美兰紧张不 断喘息的嘴唇。 突然,杨美兰双手抱住黄胜业的脖子,她将嘴凑上来紧紧的吻住黄胜业的嘴, 舌头伸出来舔着嘴唇寻找着他的舌头。 黄胜业将舌头迎上,纠缠在一起。 黄胜业知道杨美兰是彻底的放弃了抵抗, 他开始激烈的抚摸她那姣好的肌肤 他的手伸到杨美兰两腿之间, 她知性的分开双腿。 黄胜业将手指插入杨美兰湿滑的肉穴,拇指按住她的阴蒂, 一边抠挖着火热的 肉穴一边激烈的揉搓她的阴蒂, 杨美兰忍不住的在喉腔里发出欢快的哼叫: “喔 !嗯!啊!哦!啊!”黄胜业慢慢的从杨美兰的身上退到她的双腿间 杨美兰知道黄胜业在看着她已 经动情而打开的阴唇 羞耻的双手捂住自己的阴部。 黄胜业拉开杨美兰的手, 她忍不住说: “嗯!不要看嘛!” 黄胜业用手将杨美兰被体液打湿粘在一起的阴毛, 轻轻的分开两片不算大的肉 唇。 杨美兰不解的擡头看着黄胜业, 说: “你要干甚么” 黄胜业坏坏一笑, 一下就吻了上去 杨美兰意外的: “噢!”惊叫一声。 黄胜业猜想杨美兰从来没有过这种经历, 她的惊叫证实了黄胜业的判断。 杨美兰说: “嗯!不要, 脏的啊!” 黄胜业擡头说: “怎么会, 这是我喜欢你的表示!” 黄胜业说完即含住杨美兰的阴蒂 他用火热的舌尖舔弄杨美兰被刺激的浑身 发颤, 嘴里不停的发出各种控制不住的叫声: 喔!嗯!嗯!啊!哦!啊!哦!啊! 不一会 杨美兰变得全身僵硬她的双手抓住黄胜业的头, 胯部迎合他的舔弄 嘴里发出女人本能矜持所压抑的欢快的叫声: “喔!嗯!喔!嗯!嗯!啊!哦! 啊!哦!啊!嗯!哦!啊!哦!啊!” 黄胜业知道杨美兰高潮了, 他为了让杨美兰无法忘记黄胜业用牙轻轻的咬住 她的阴蒂, 延长她高潮的时间“啊,我要死了,啊!” 待杨美兰高潮后平息一点, 黄胜业爬上去 双手扶着杨美兰的头问: “舒服吗” 杨美兰不在回避黄胜业的眼神, 她用不可思议的又充满情迷的眼神看着黄胜业 点点头。 继而羞耻的一下转过头,她的双手则抱着黄胜业将柔滑的乳房压扁在两 人胸间。 黄胜业伸手扶住他那一根已勃起坚硬的阳具, 在杨美兰的肉唇间滑动 轻轻的 说: “我能进去吗愿意把你给我吗” 杨美兰转过头用含着春潮和爱意的目光看着黄胜业, 一边点头一边轻擡自己 的胯部,给黄胜业迎接的资讯。 当黄胜业进入到杨美兰身体里,她再也没有矜持了, 她的双手抱住黄胜业嘴 里不停的哼叫外, 她的双唇在黄胜业脸上洒下一片吻雨双腿盘住黄胜业的腿, 知 性的配合黄胜业的冲刺。 二十分钟后,杨美兰在虚脱般的高潮后抱住黄胜业, 不让他下来同时矛盾的 流出了泪水。 理智回到了杨美兰的大脑,黄胜业一边抹去杨美兰的泪水, 一边温柔的说: “舒服吗” 杨美兰轻轻的: “嗯”了一声。 保持了许久,杨美兰推开黄胜业,她起身去了浴室, 黄胜业看着她那姣好的背 影走动时扭动的双臀, 胯下再次擡头。 黄胜业没有追过去,他点上了一颗事后烟, 看着浴室的门口等待着杨美兰出 浴后的秀色。 好久也没有出来,黄胜业有点担心的起身, 走进浴室柋看见杨美兰坐在浴盆 的沿上, 双手见黄胜业进来抱住丰满的乳房一手遮着胯间, 用哭红的双眼委屈的 、哀怨的看着黄胜业。 黄胜业不由有点心疼的走过去搂住杨美兰, 说: “别这样当心着凉!” 黄胜业拿起浴巾裹在杨美兰肩上, 扶着杨美兰出来。 上床后,杨美兰甚么也没 有说,黄胜业搂她时她顺从的钻入他的怀里。 良久,杨美兰轻轻的推黄胜业, 说: “我以后怎么!面对我的丈夫” 黄胜业更紧的抱着杨美兰, 说: “明天回去后你还是个好妻子这是我们前世 修来的缘分, 你不必我自责像你这么出色的女人那个男人都会动心的。” 女人对于男人的夸奖总是乐于接受的, 杨美兰很快主动的吻着黄胜业她的手 已经开始套黄胜业那一根渐入佳境的男儿根。 黄胜业问: “怎么了,想了吗” 杨美兰并没有回黄胜业的问题, 但是却主动用劲地吻着黄胜业当然他也知道 杨美兰想了, 他玩弄杨美兰的胸部也慢慢的往下吻,杨美兰的奶头似乎很敏感, 舔的时候全身的在扭动, 黄胜业说: “现在家里没人, 你可以自然一点啊!” 黄胜业一边玩着杨美兰的胸部 一边摸着杨美兰的下体她的样子很享受,不 过黄胜业这时候却停下了黄胜业的动。 杨美兰看了一下黄胜业,而他只是抚摸着他的肉, 杨美兰似乎也懂了开始帮 他打枪,但是黄胜业并不满足, 他摸摸杨美兰的头示意要她要帮他口交。 杨美兰笑了一下, 说: “呵呵,好啦, 你真坏!” 杨美兰的头慢慢靠近黄胜业硬梆梆的大肉棒 伸出她的舌头开始在他的龟头上 面品嚐。 杨美兰在含入肉棒后,她开始展现她惊人的技巧, 弄的黄胜业全身酥麻。 差不多五分钟后,黄胜业已经忍不住了, 他跟杨美兰 说: “等一下,我!快 要射了!” 杨美兰没有停下动作, 反而更加快她的节奏然后看着他的脸。 黄胜业终于忍 不住了射在杨美兰的嘴里。 他正要抽出他的肉棒时,杨美兰却不松口的继续含着继续套弄, 她似乎不想浪 费任何一点精液直到杨美兰松口, 还留黄胜业的精液在她口中让黄胜业看她怎 么玩弄他的精液在她的口中, 慢慢的吞了下去后。 杨美兰说: “呵呵!真好喝,但是好浓哦, 你跟你老婆很久没没做爱了吧!” 黄胜业看着杨美兰 说: “是阿我想跟你做爱想很久了, 你能!自慰给我看 吗” 杨美兰回答着说: “你还想要阿 那么想看吗” 黄胜业说: “呵呵!给我看麻!” 杨美兰说: “好吧!” 然后把杨美兰的下体对着黄胜业, 开始自己摸起来了一开始杨美兰有点害羞 , 不知所措但是慢慢的她也渐渐的习惯起来。 黄胜业看着看着,下面也越翘、越高,杨美兰闭着眼睛享受着她自己的手指, 直到她高潮。 杨美兰全身软了一下才张开眼睛要看黄胜业的反应, 她想不到她有点小潮吹 床单湿了一小块。 然后,杨美兰看到黄胜业又重新硬了, 她有点惊讶、也有点开心 的说: “哇!又硬了啊!” 杨美兰还来不及说下一句话, 黄胜业就扑上去插入她的小穴 杨美兰有点反抗 的说: “不行, 好累唷停一下好吗” 黄胜业没有理杨美兰, 继续抽插她抽插入一阵子后,改变了一下体位, 他要 杨美兰趴下继续抽插。 杨美兰叫的很大声, 一边叫、一边说: “嗯!快停, 快停!” 黄胜业没有停下来 他说: “怎么这样不舒服吗” 杨美兰很喘的说: “舒服, 不过停一下好吗 让我休息一下啊!” 黄胜业说: “舒服就好啦 等我射就可以停了!” 杨美兰说: “那你快射好不好 我好累嘛!” 然后黄胜业又继续的抽插杨美兰, 在改回正常体位后抽差大概十多分钟, 黄胜业又再次射在杨美兰的嘴里, 她也自动帮黄胜业吸干净。 黄胜业说: “嗯,真舒服, 你真厉害!” 杨美兰回答的说: “好累唷, 都站不起来了好昏!” 黄胜业扶杨美兰起来后, 挑逗一下杨美兰奶头才帮她把衣服穿好。 黄胜业问: “还有机会可以再做吗” 杨美兰说: “改天吧, 反正我还会再来!” 第二天杨美兰穿着黄胜业的衬衣牛仔裤走了。 就这样,黄胜业偶尔还约杨美 兰来他的家做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