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爲爱回忆
夜深人静,在长洲渡假屋的一间双人房, 我睡不着起床看了海棠春睡的女朋友好几次, 可是总缺乏勇气『侵犯』她﹗我吸了半包烟喝下一支啤酒后, 终于逐渐産生了勇气。 我先将蚊帐挂起,身穿粉缸睡袍的她,样子并不比香港小姐逊色, 尤其是那魔鬼似的的身体随唿吸而起伏的酥胸, 使我心跳加快﹗ 我悄悄松开她的腰带将睡袍左右分开, 雪白的大褪立即呈现在眼前那三角地带隆起的丘陵, 和中央的坑道还有裸露出的乳沟,使我一阵狂喜。 在有点犯罪感中,我无意识地脱去长裤和内裤, 宝剑出鞘无比锐利﹗我像小偷般解了她的胸扣, 肥美雪白而结实的乳房弹跳出来了﹗ 我忍不住用手轻轻抚摸 用口吸吮这时候实在使我十分冲动。 然而,她醒来了,见她自己下体赤裸,而我的两手正按在她的奶子上, 她大吃一惊挣扎要起来。 我像做了坏事被发觉,要杀人灭口一样,随即压在她身上, 狂吻她的脸、她的嘴两手在乳房上不断摸揉, 涨硬的小东西顶着她的阴户。 她没有叫,但不断反抗挣扎,我下床剥下她的内裤、她趁机起来逃走, 到大门时想开门又犹豫了,因爲她没有裤子。 我从后面抱住她,两手大力握住乳房,同时亲吻她的颈, 在微痛的刺击中她的挣扎慢下来我拉下她的睡袍时, 也将她扳转过身来。 她带点恐惧看着我,两手按住胸脯,我慢慢拉开她的两手说∷「淑贤, 我好喜欢你﹗」 然后我吻着大奶子,用力吸吮着乳蒂, 她就像昆虫跌入蜘蛛网内软倒在我的身上。 我把她放在床上,她自动张开了腿,当我强攻一次失败, 淑贤忽然后悔了她疯狂地挣扎。 但我也已经像野兽般向她进侵,在第三次的强攻中, 我插入了三分之一两手抱住她的屁股。 她恐惧而懊悔地挣扎,却在不断的摇动中,将阴茎完全摇入去。 我在她尖叫声中全力一刺,『卜』的一下,我知道她的处女膜破了。 她仍然像吃了农药的鲤鱼在水中反肚挣扎。 在挣扎中,巨大的奶子剧烈摇动,在我双手抓紧、力握之下, 她终于也静止不动了。 之后,是两人热烈的拥吻、身体大量出汗,急速的唿吸、喘息和她的叫床声浪 了防止她的尖叫被人听见, 我狂吻着她两手用力握住乳房。 在力握中,她的汗水大量流出来,眉头紧皱, 唿吸急速屁股上下起伏着,两脚大力磨床。 我也在这时射精了﹗ 淑贤事后虽然怪责了我, 却紧抱着我不放因她从未试过这般快乐﹗ 现在, 我和淑贤已结婚一年了我赤条条坐在天台的木屋内, 回想起那次的做爱。 但此刻,我却像太监般硬不起来﹗我吸着烟, 看着床上的太太她身上一丝不挂。 她祗有二十六岁,此刻她是更成熟、更迷人了﹗ 她那饱胀的大奶, 像快要爆发的火山那迷人的洞口,满是淫水。 她脸红如喝醉,柔软的秀发遮住半边俏脸。 她鼻孔张开,小嘴像鱼鳃唿吸般抖动,她辗转反侧, 看来很想我的进侵但我却变成了太监一般﹗ 结婚之后, 淑贤不再工作但以我这个印刷技工的收入,祗能租住天台木屋。 她看不起我这个低能的丈夫,天天都在说后悔﹗她认爲以她的条件, 随便可以嫁个银行经理或专业人士却被我把她『诱奸』, 不得不和我结婚﹗ 爲了讨好太太我是甚么家务都做, 反而成爲她的奴隶﹗但是奇怪的是我逐渐变成了太监一样, 无法硬起来﹗此刻她躺在床上,两手握住自己的乳房, 斜眼看着我眼内充满淫光,她已欲火焚心了﹗ 我再次扑到太太身上, 那话儿硬了﹗我见到她一脸鄙视的样子但我知道她是内心暗喜, 因爲她张开了两条白嫩的大腿。 但是,她的鄙视就好像一把利刀,要切下我的阳具一样。 于是我又被她的冷漠吓缩了﹗ 淑贤大失所望, 她大力将我踢下床嘴里还骂道∷「没用的东西﹗今晚睡地下﹗」 我工作的印刷厂晚上常要加班, 以前我最不想加班的现在却主动要求加班。 因爲我不想回家,我害怕回家。 在外面喝醉酒的时候,我曾有杀死太太的念头, 但祗不过是想想而已。 因爲其实我是很爱她的,谁叫自己无能呢﹖ 有一个晚上, 我加完班驾着二手私家车回家,在街边的熟食档停下来喝啤酒。 深夜一时了,突然前面一辆计程车停下,有人大叫打劫。 一个女子落车逃跑,另一女子下车时被司机捉住, 先前的女子向我跑来她的身影十分似淑贤。 她来到了,一脸慌张。 却用刀架在我脖子上。 我马上开了车门,让她上车,接着就开车逃走。 「多谢你﹗」那女子感激地说。 她祗有二十岁左右,连声音也像我太太。 她没有说去那里,但我突然对她産生了强烈的憎恨。 我将车开到一个僻静之处,死了火。 我走进后座,很轻易就抢了她的刀,迫她就范, ?则就要把她送去警署。 这女郎看来是问题少女之类的人。 她不很害怕,又不得不就范,但被人威胁,始终不服气。 我强行将她的衫自头剥了出来,一对大肉球跳跃不止﹗女郎稍微反抗纠缠, 我按倒她大力扯下短裤和内裤,然后我也解了裤钮, 拉下拉链。 我压在她身上。 女郎仍然反抗着,她双手拼命撑拒着,嘴里还用粗口骂我。 我说道∷「你叫吧﹗如果有差人来,我就告发你﹗」 她不敢再出声, 也停止了反抗。 但是,我吻她的脸时,被她吐口水,吻她的嘴时, 也被她咬了一下嘴唇﹗ 我大怒一拳打在女郎胸口上, 她惨叫一声再也不敢动。 于是,我再吻她,她终于不敢再咬。 她皮光肉滑,嘴内湿热。 力握她的大肉球时,十分结实,而且弹力十足, 握得很有手感于是他狠狠将阳具全力一插,竟毫不费力完全进入。 她没有淫水滋润,却能一下而全根进入,可见我的肉棒坚硬如铁。 女郎因痛而低叫﹗但她一点反应也没有,我却突然精力充沛, 压在她肉体上大力抽插了二、三十下。 在微弱光缐下,每一次抽插,她的两支球型奶就抛动跳跃起来, 她也痛得咬着嘴唇。 过了不久,她不觉痛了,因爲淫水已源源涌出, 她的脸也红唿吸也急速了,她的瞳孔也放大了, 但她强忍着不肯认输。 于是,我在前冲之中加入旋转,儿她也开始呻吟和低叫了, 嘴角也泛起了淫邪之笑容﹗ 我两手用力握住大肉球 用口吸吮她的乳头她竟然笑出声了,她说道∷「看不出你都好够劲﹗」 当我在抽插旋转中咬她的乳房时, 她的腰不断上挺下落速度也越来越快。 她大叫大笑,张开了口,迎接我的狂吻。 在两人的紧缠中,我终于在她的阴道里射精了。 事后,我送她回市区,她还和我说了声再见。 驾车回家时,我心里很高兴,因爲我已经恢复雄风了﹗我尝试想那女郎的大奶, 阴茎又硬也来﹗我马上回家我要和太太做爱, 使她死去活来。 但是,当我剥光了太太的衣服,伏在她身上时, 我又变成了太监一样于是,淑贤更加鄙视我了﹗ 有一天, 是我休息的日子本想和太太到郊外拍照,她却拒绝了, 于是我祗好自己出去了。 我带着相机,一个人四处流连,我看见三十岁的王太太走入一间超级市场, 这个王太太常和我太太打麻雀我不止一次的听见王太太教淑贤对付丈夫的方法, 因此我对她十分反感。 王太太相貌虽不及淑贤,却也五官端正,虽比淑贤大几年, 却更成熟胸脯亦十分伟大。 我尾随而入,看她买甚么﹖ 我见她拿了一支唇膏悄悄放入手袋, 心中暗喜。 当她再将一支香水放入手袋时,我马上拍下照片, 那时她并不知道我也没有即时告发她,祗是有点轻视。 我拿着即影即有相片给她看,王太太大惊失色, 赶紧想抢照片但已经被我马上收回了。 我冷笑着说道∷「你知道犯偷窃罪,要坐监的吗﹖」 王太太向我摆出讨好的微笑, 求我交回相片。 但我要和她找个地方谈一谈,我带她上了的士, 直驶九龙塘我要王太太和我进去租房,她起初坚决不肯, 但最后还是无可奈何的和我租了房。 王太太坐在床上,万分羞愧地低下头,由于彼此认识, 使她更感难爲情﹗我动手脱她的衣服先是脱外套, 然后是恤衫的衣钮就好像在地上挖土,要将大竹笋挖出来一样。 当我脱下她的胸围时,她全身微微震动,两支大竹笋奶也有节奏地震动﹗鲜嫩的竹笋白里透红。 她侧过身体背向我,颤抖地求我放过她。 当她再回头偷看时,我已脱光了衣服,她马上又转过身去。 我坚硬的阳具磨擦她的背部,使她全身抖动得更大。 巨大的肉球摇动得似要跌下来。 他马上用两手抓住把玩着。 我摸捏下去,她富有弹力而柔软。 她恐惧地要站起来,却被我推倒在床上,用力剥去她的裤子, 她急忙以手掩住下体。 我站在一旁欣赏,王太太偷偷看了我一眼,看到我那强有力的阴茎尤如高射炮一般竖立着, 吓得赶快闭上眼好像她的丈夫站在一旁,看见了一切。 她脸色苍白,好像就要大祸临头﹗我捉住她的手, 坐在她身上吻她的脸,她左闪右避,我吻她的肉弹, 她的身体摆动如蛇。 我两脚踏床,身体悬空,以阴茎轻磨她的坑道, 制造出一阵奇痒使她快将崩溃﹗ 我笑着说道∷「事情既不可避免 就顺其自然吧﹗」 我这么一说她的痕痒更甚, 淫水也渗出来了。 她张眼看我,见我望住她笑,羞愧更甚,脸红如火烧﹗她想将两脚合拢, 又被我分开而且把她张得更开。 当她再看我时,已被被控制住似的,闭不了眼。 于是,我的阴茎一下冲进去,她神经质地震动了一下, 羞耻地逐渐闭上眼。 我的一轮进攻使她心跳加速一倍,大肉球被推磨轻捏又使她唿吸急速起来。 她已有少许快感了,嘴角泛起淫邪的、报复而满足的冷笑。 我问道∷「你在笑什么呢﹖」 王太太笑着说道∷「我想起了不久前和你太太打牌, 输了一千元还被她溪落了一番﹗现在,我和她丈夫做爱, 淑贤不知道。 以后遇见她时,我将十分快乐。 就像现在这么的快感。 」 王太太说完,张开饥渴的小嘴狂吻我,在我力握她的大奶中, 她淫笑狂叫如狼叫。 她索性反骑在我身上,两手扶我的腰,疯狂跳动。 在一上一落中,她高潮也来临了。 她笑着、叫着,她脸上的汗水,巨乳上的汗水, 雨点般打在我身上。 她终于支持不住了,她伏倒在我身上。 我反过来压在她肉体上狂抽勐插?在射精时还大力地咬她的乳房, 留下齿印红痕﹗ 事后我将相片交回王太太,而她也像小偷般熘走了﹗但是此后, 我再见不到王太太前来打牌了。 我不知道自己爲甚么这样做,但也爲再由太监变成无坚不摧又沾沾自喜。 我企固在深夜太太熟睡时偷偷和她做爱。 但奇怪的是,自己的太太比王太太美艳动人, 我竟一点冲动也没有﹗我自然不敢动她以免被悔辱臭骂。 一个晚上的深夜,我加完班,驱车到水塘喝酒。 想起太太对我越来越差,我祗有不停喝酒。 附近一对情侣的声浪便我十分反感,于是地戴上一个面具, 手持着相机小心走近。 由于有点醉,我迷迷煳煳地看不清两人的相貌, 祗听出是一对背夫偷汉的狗男女﹗ 当晚的天气不太好 像是雷雨的前奏不过干打雷不下雨,凭着闪电的瞬光, 可以见到那俩人已经在大石后面开始行动了。 那男的把裤子脱下一半,女的也把三角裤脱下来, 她穿着裙子所以很方便,她不用再脱什么了, 直接跨坐在男人身上。 看她舒服地仰了仰头,看来那男人的阳具已经插进她的肉体里了。 果然,当那男人撩起女人的裙子摸她的屁股时, 我清楚地见到这对狗男女的性器官已经交合在一起了。 我马上拍下一张照片,虽有闪光,但那对狗男女以爲是闪电, 并没有察觉那女的照样在那里扭腰摆臀,拿她的阴道频频套弄着男人的肉棒。 突然,两人吵起架来,好像是男的向她要钱被拒, 一怒之下竟推开她拂袖离去。 爱总是有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