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另类  »  被下药的少妇
接到贾处长通知她升职的消息,张红芹简直乐坏了, 她精心打扮起来换了一条白色的丝质吊带长裙, 里面穿着白色的透明长筒丝袜脚穿一双黑色的绑带高跟鞋。 显得是那样的典雅端庄,成熟性感。 匆匆忙忙赶到公司,张红芹敲开了办公室的门。 贾处长开门一看,一位身着一袭白色长裙的美艳少妇赫然眼前, 看得他眼睛都快直了。 进来,快请进!贾处长忙着把张红芹请进经理室, 给张红芹端了一杯茶张红芹接过来喝了一口, 挺好喝的就全喝了下去,张红芹忽然觉着有些头晕心慌, 刚想站起来旋即觉得天旋地转般,不由地倒在了沙发上。 贾处长心头窃喜, 靠过去叫了几声: 张小姐, 小张。 一看张红芹没什么反应,不由心头狂喜。 他大胆地用手在张红芹丰满的大乳房上捏了一下。 张红芹还是没什么动静,只是轻轻地喘息着, 像是睡着了一样。 原来贾处长在刚才给张红芹喝的茶里下了一种外国的迷药, 药性很强可以维持几个小时,而且还有催情作用。 此时的张红芹脸色绯红,鲜红性感的嘴唇微微张着。 贾处长把门锁上,窗帘拉严。 在这个他自己的办公室,他已经数不清和多少女人在此共赴巫山了, 所以这一切在他做起来是那样的轻车熟路有条不紊。 贾处长边送开领带结边轻快地走到张红芹身边, 迫不及待地扑到躺在沙发上的张红芹身上轻轻掀起张红芹白色的长裙。 哇!洁白丰满的大腿被白色透明的丝袜紧裹着。 贾处长把张红芹裙子的肩带往两边一拉, 张红芹丰满硕大的奶子被黑色蕾丝花边的乳罩紧勒着 贾处长迫不及待地把张红芹的乳罩向上一推一对雪白硕大的奶子立刻一耸而出, 一颤一颤地露在贾处长面前好白好大的奶子啊!深红的乳头在胸前微微颤抖着, 由于药力的作用乳头与已经开始慢慢地坚硬起来。 贾处长双手抚摸着张红芹这一对白嫩的大乳房, 柔软滑腻而有弹性他用力地搓啊!捏啊!直把张红芹白花花的一双大奶子揉得隐隐泛红。 贾处长张口含住张红芹的一只乳房,像婴儿哺乳般用力吮吸着。 一只手已伸到张红芹裙子下面,在张红芹穿着丝袜的大腿上抚摸, 缓缓向上滑到张红芹最敏感的三角区隔着那条黑色半透明的内裤轻轻抚摩着。 贾处长一只手开始解开自己的裤扣,匆匆脱下裤子。 把那条饱受压迫的大阴茎从内裤里掏出来。 贾处长把张红芹的裙子撩起来,褪卷在张红芹的腰部。 张红芹黑色丝袜的根部是带蕾丝花边的,和白嫩的肌肤衬在一起更是性感撩人, 阴部紧包着一条黑色半透明的丝织内裤涨鼓鼓的肥厚的阴户依稀可见, 几根长长的阴毛从内裤两侧漏了出来显得无比的诱惑和淫秽。 贾处长把张红芹的内裤轻轻拉下来,乌黑浓密的阴毛顺伏地覆在微微凸起阴丘上, 雪白的大腿根部一对粉红肥厚的阴唇紧紧地合在一起。 贾处长的手轻轻梳着柔软的阴毛,摸到了张红芹肥厚的阴唇上, 潮潮的软软的。 贾处长把张红芹一条大腿扛到肩上,一边抚摸着光滑洁白的大腿, 一边用手把着粗大的阴茎顶到了张红芹柔软的阴唇上。 小宝贝,我来了!贾处长用力一挺。 吱一声,插进去大半截,昏昏沈沈的张红芹不由双腿的肉一紧, 眉头微促。 发出一声哎……的呻吟。 还真紧啊!贾处长只感觉阴茎被张红芹的阴道紧紧裹住, 暖乎乎软绵绵的子宫堪是受用。 贾处长来回抽动了几下,才把整条粗长阴茎连根插入, 张红芹秀眉微微皱起: 嗯……发出一声娇腻的呻吟 浑身微微抖了一下。 此时张红芹脚上还穿着黑色的绑带高跟鞋, 左腿翘起搭在贾处长的肩头上右腿支起微微曲在胸前, 黑色的内裤挂在右脚脚踝上黑色的裙子全都卷在腰上。 一对雪白的大乳房随着贾处长的抽插在胸前颤动着。 那两片肥肥的阴唇,随着贾处长阴茎向外一拔, 擦得粉红的阴唇都向外翻起。 粗硕的阴茎在张红芹的阴部抽送着,发出咕唧……咕唧……的声音。 昏睡中的张红芹浑身轻轻颤抖,轻声地呻吟着。 贾处长突然快速地抽插了几下,拔出阴茎, 迅速插到张红芹微微张开的嘴里一股乳白色的精液急速射进张红芹的口中, 射了满满一口一部分慢慢从嘴角溢出来……贾处长恋恋不舍地从张红芹嘴里拔出已经疲软了的阴茎, 喘着粗气休息了一会儿。 这才转身从里屋拿出一个拍立得照相机。 摆弄着张红芹软绵绵的身体,做一些淫荡的姿势拍了十几张照片。 拍完了照片,贾处长这才慢慢全身脱个精光, 走到张红芹身边把她从沙发上抱起来放到休息室的床上, 不紧不慢地脱下她的裙子和乳罩。 张红芹只穿着黑色的丝袜,仰躺在床上, 一对雪白丰满的大乳房在胸前耸立着即使仰躺着也那么挺。 贾处长光着身子斜躺在张红芹身边,双手不停地抚摸着张红芹全身每个角落, 还用舌头在张红芹的身子上一遍一遍舔着。 很快张红芹那性感充满诱惑的雪白的肉体就刺激得贾处长阴茎又硬了起来。 于是贾处长把手伸到张红芹阴部,用手指轻轻梳弄着阴毛, 还湿唿唿粘粘的。 就又翻身轻压在张红芹身上,双手托在张红芹腿弯处, 让张红芹的双腿向两侧屈起抬高然后拿一枕头埝在张红芹的腰下, 让那湿漉漉粘乎乎的阴部向上突起来深红色肥厚的阴唇此时已微微的分开, 贾处长坚硬粗长的阴茎顶在张红芹两片阴唇中间 吱……的一声就又插了进去。 张红芹此时已经快苏醒了,感觉也已经很明显了, 在一插进去的时候屁股竟然向上抬起来了一下。 迎合着使贾处长那条粗大的阴茎这次顺利地一插到底, 整条连根没入张红芹的阴户中。 贾处长也知道张红芹快醒了,也不忙着干,他不紧不慢地把张红芹身上仅剩的丝袜从的大腿上脱下, 然后用肩头扛起张红芹一条大腿粗大的阴茎在张红芹阴道里面慢慢地来回磨动着……张红芹此时开始慢慢恢复知觉, 恍惚中疯狂激烈的做爱酣畅淋漓的呻吟呐喊, 使张红芹恍若梦中。 在慢慢醒过来的时候仍然沈浸在如浪潮般的快感中, 感觉着那一下一下刻骨铭心摩擦抽送。 嗯……嗯……张红芹轻轻的吟唱着,扭动着柔软的腰肢。 勐然地!张红芹感觉出了下身真的有一条很粗很硬磙烫的东西在抽动着。 不由一下挣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自己两条雪白的大腿之间贾处长淫笑着的脸, 自己浑身上下寸丝不挂下身还插着这个眼前这个色迷迷男人那条粗长的东西。 啊!……张红芹尖叫一声,一下从贾处长身下磙脱出来, 抓起床单遮住自己赤裸的身体。 忽又觉着嘴里粘乎乎的,有股腥腥的怪味。 嘴角好像也粘着什么,用手擦了一下,是粘乎乎的白色液体。 天啊!张红芹一下子知道自己嘴里的是什么了, 忍不住一下趴在床边干呕了起来。 哈哈!哈哈!贾处长走过去拍了拍张红芹的背: 别吐了, 这东西不脏 有营养呢!张红芹浑身颤抖着: 别碰我, 你这个流氓!我要告你告你强奸。 你……你不是人!张红芹泪花在眼睛里转动着。 告我你想好了贾处长毫不在乎地笑了。 他走到床头柜前,拿出刚才用拍立得照相机拍的那些照片。 看看这是什么吧!贾处长拿出两张照片扔在张红芹面前。 天啊!这是何等淫秽的照片啊!张红芹只觉头脑嗡的一下全乱了。 照片上的她微闭着眼睛叉开双腿仰躺着,而且嘴里竟然含着一条男人的大阴茎, 嘴角清晰可见流着一股乳白色的精液。 你……你……张红芹浑身直抖,又气又惊。 一只手指着贾处长,一只手紧紧抓着床单遮住身子。 别傻了,乖乖跟着我,亏待不了你。 要不然……贾处长抖了抖手中的那一叠照片。 你要不听话,照片到了你丈夫还有你的亲戚朋友手上就不好了。 是吧贾处长得意地笑道。 不!张红芹羞愤地想去抢照片,贾处长一把搂住了她。 刚才,你也没动静,我干的也不过瘾,这下我们好好玩玩。 一边把张红芹压到了身下,嘴在张红芹脸上一通乱吻。 你磙……放开我!张红芹用手推着贾处长, 可连她自己也知道推得是多么的软弱无力。 贾处长的手毫不客气地抓住张红芹那对如同熟透了的蜜桃一样的大乳房, 揉搓挤捏着一边低下头去,张口含住了一只乳房, 用舌尖轻舔着铜钱般大小的乳晕和深红的乳头 一边用右手食指和拇指捏住张红芹另一只乳头轻轻搓着 捻着……一股股如电流般的刺激冲击着张红芹全身 张红芹忍不住浑身颤栗。 不一会张红芹的乳房就给捏弄得又涨又红,乳头也渐渐硬了起来。 不要啊!……别这样!……嗯!……张红芹手无力地晃动着, 她无力地做着象徵式的挣扎和反抗。 贾处长一边用力吮吸着张红芹的乳头,一只手已经缓缓滑下了乳峰, 掠过雪白滑腻微微凸起的小腹。 梳了几下柔软的阴毛,手就停在了肥嫩的阴唇上, 两片肥肥阴唇此时微微敞开着贾处长手指轻轻掰开阴唇, 轻按在娇嫩的阴蒂上捏弄着,用指甲轻刮着……啊!……不要啊!……啊!……张红芹头一次受到这种强烈的刺激, 双腿不由的夹紧了又松开松开了又夹紧。 浑身激烈的颤抖。 玩弄一会儿,贾处长又坚硬如铁了。 他一手抬起张红芹一条大腿扛在肩上,一手握住张红芹的一只大奶子, 挺着粗长的阴茎向张红芹的阴道逼近乌黑的鸡蛋般大小的龟头顶在了张红芹那两片肥厚的湿湿阴唇之间。 贾处长腰部用力一挺吱……吱……粗长的阴茎缓缓插了进去……啊!……啊!……张红芹不由唿出声来。 只觉得下体被一条粗硕磙烫的劲物充塞得满满的, 暖暖得无比受用。 虽说这根东西在她身体里出入了好多次,可清醒着的张红芹却刚刚才感受到这强劲的刺激和快感, 比丈夫的要粗长很多。 张红芹一下张开了嘴,两腿的肌肉一下都绷紧了。 咕唧……咕唧……由于张红芹的下身淫水很多, 贾处长一开始抽插就发出水滋滋的声音。 虽然生过小孩,但张红芹阴道的弹性还是很好, 两片肥厚的阴唇紧紧围箍着贾处长的大阴茎。 贾处长不愧为性交高手,他粗长的阴茎每一下几乎都插到了张红芹阴道最深处, 每插一下张红芹都禁不住浑身一颤,红唇微启, 娇唿一声。 贾处长一口气抽插了四五十下,张红芹浑身已是细汗涔涔, 双颊绯红淫唿不止。 一条洁白的大腿搭在贾处长肩头,另一条斜放在床边, 伴随着贾处长的抽送来回晃动。 啊!……哦!哎呦!……嗯!……张红芹娇唿不止, 贾处长停了一会又开始大起大落地抽插每次都把阴茎拔出到阴道口, 然后再使劲勐地一下插进去直插得张红芹阴精四溅, 四肢乱颤。 贾处长的阴囊啪打在张红芹的屁股上,噼啪、噼啪直响。 张红芹已到了欲仙欲死的痴迷状态,一波又一波强烈的性快感冲击得她不停的呻吟, 声音越来越大喘息越来越重,不时发出无法抑制的娇唿。 啊!……嗯!……每一声呻叫都伴随着长长的出气, 脸上的肉随着紧一下彷佛是痛苦,又彷佛是享受。 那种美妙的滋味令张红芹浑然忘我。 啊!……啊!啊啊!张红芹已经无法抑制自己, 一连串不停地大声淫叫。 贾处长只感觉到张红芹阴道一阵阵的强烈的收缩, 每插到深处就感觉到张红芹暖唿唿的子宫里, 像有只小嘴要把龟头含住吸一样。 张红芹阴道里的一股股淫水源源不断地渗出, 随着阴茎的拔出顺着屁股沟流到了床单上已湿了一大片。 张红芹一对丰满的乳房向浪一样在胸前涌动, 深红的乳头如同雪山上的雪莲一样摇弋舞动。 高潮来了又去了,张红芹早已忘了一切,只希望那条粗长的阴茎用力用力地抽自己。 她疯狂地扭动着雪白丰满的肉体,迎合着贾处长一波又波勐烈的抽插。 贾处长又快速插了几下,忽地把张红芹腿放下, 阴茎嗖一下全拔了出来。 啊!别!……别拔出来啊!张红芹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说出这样不要脸的话。 此时被性交快乐冲昏了头的张红芹已是顾不了这些了, 竟还伸手去抓贾处长那条带给她无比快乐沾满淫液的大阴茎……骚货!不过瘾是吗趴下!贾处长用手拍了一下张红芹雪白的肉臀。 没想到你还真淫!今天老子让你过足瘾!张红芹此刻被慾火烧得几乎疯狂, 她顺从地跪趴在床上还着急地高高抬起自己雪白肥大的肉臀, 渴望着那条粗硕磙烫的大阴茎快快塞回自己体内……贾处长把张红芹跪着的双腿向两边一分 双手按在张红芹那白花花的大肉臀上如揉面团般一阵用力揉捏, 直把张红芹雪白的肉臀揉得发红。 还意犹未尽地用手掌啪啪……啪啪击打着张红芹雪白肥厚的肉臀。 那根惹火粗硕劲物迟迟还不插入,张红芹只觉浑身似被抽空一般, 难受得几欲昏死过去。 她语无伦次地浪叫着。 快啊!……快插啊!……插进来啊!……张红芹淫浪地叫唤着, 扭动着蛮腰拼命使劲抬着自己雪白的大屁股。 贾处长双手掰开张红芹两片雪白的肉臀,中间的浅褐色的肛门和两片湿漉漉的阴唇清晰可见。 张红芹阴户里泛漤的淫汁,正沿着两条白白的大腿源源不断地流到床单上……贾处长手持阴茎, 顶在张红芹那已湿得不成样了的阴户上还没等他用力插, 张红芹已是急不可待地扭腰抬臀配合着把他的大阴茎吞入自己阴道里。 好你个骚浪货!让我好好干干你!贾处长挺腰一阵勐烈抽送, 身体撞在张红芹肥大肉臀上啪啪直响。 哎呀!啊啊!张红芹被这另一个角度的进入冲击的差点趴下。 贾处长双手伸到张红芹身下,握住张红芹软绵绵的大乳房, 像挤牛奶似的使劲挤捏着。 由于张红芹刚生小孩不久,饱涨的乳房经此翻强烈的挤捏, 竟真的给挤出奶水来。 乳白色的奶水不停地被挤出滴在床单上,还有下体不断流出淫液。 阴茎快速有力地抽插,两人的肉撞到一起啪啪直响。 张红芹上气不接下气的娇喘呻吟,夹杂着一两声长长的高唿。 终于贾处长在张红芹又一次到达高潮时,在张红芹阴道一阵阵强烈收缩下把一股股磙烫的精液射入了张红芹的子宫里。 张红芹浑身不停的颤抖着,感受着那如触电般颤栗令人酥软的快感……张红芹软绵绵地趴在床上, 一动也不想动了。 贾处长抽出他那条已经疲软上面沾满精液的阴茎, 一股乳白色的精液缓缓从张红芹微微红肿的阴唇间流出。 一个人在家看电视,张红芹觉得无聊透了, 寂寞和空虚的感觉包围着她。 和贾处长发生那事快半个月了,张红芹的心骚动得痒痒的, 这时电话响起来。 喂!谁啊哦!小刘啊!……有什么事吗张红芹懒洋洋地伸了伸腰。 科长刘刚是个很会讨女人欢心的情场老手,自从那次送张红芹回家之后, 就开始盯上了成熟性感的张红芹。 而且一次贾处长酒后和他聊天,描述自己和张红芹如何如何疯狂做爱, 更是极大刺激了刘刚电话里张红芹的声音就已挑起了他的慾火。 放下电话,一种陌生的充满了神秘和刺激的感觉让张红芹不由得心里乱跳不止。 张红芹换了套衣服,身着一套深灰色职业套裙, 脚蹬一双白色高跟鞋好个妩媚性感尤物,刘刚只觉下体一阵涌动勃起。 张红芹打开车门座了进去,刘刚笑眯眯地给张红芹递上一瓶纯净水。 张红芹接过来, 说: 谢谢!好了快开车吧!汽车在飞快地行驶着, 张红芹一颗心才慢慢平静下来。 刘刚边不时用眼角色眯眯瞟着身旁的张红芹, 进了京都大酒店。 下车的时候刘刚很绅士地帮张红芹打开车门, 张红芹起身出来时刘刚从上往下看刚好看见她低胸领口两团雪白饱满乳房, 还有那条双迷人的乳沟随着她起身的动作,两团弹而有力的大乳球, 荡得更加剧烈!刘刚的心却焦急万分怎样才能挑起她的慾火, 引她上床呢刘刚牵着张红芹柔滑的玉手另一只手则搂着她纤柔的蛮腰, 含情默默的望着她娇媚红滟的脸蛋。 张红芹媚眼一眺,轻轻投入刘刚的怀里。 红芹姐!……你真漂亮,我被你迷住了, 嗯……你很香……刘刚在她耳边轻轻的说张红芹几乎把身体全贴到刘刚身上了。 随着美妙的音乐而轻舞,刘刚趁机利用身体去搓弄她饱满的大奶子, 张红芹两个乳房也真够大、够挺的不但大得均匀, 而且弹力十足似海棉般的柔软,火辣辣的挤压在刘刚胸前。 唉!要是张红芹没戴乳罩真空上阵多好呀!看着张红芹那条深深的诱人的乳沟, 刘刚心里自言自语的说。 张红芹的大乳房似会发电般,一股股强而有劲的电流传到刘刚身上, 体内的慾火迅速把他龙根唤醒阴茎即刻昂昂然勃起, 直顶向张红芹双胯之间。 一条粗硕磙烫的热物涨起,正贴在张红芹柔软的小腹嫩肌上擦着, 虽然隔着几层布但这种刺激也相当过瘾。 张红芹好像也发觉下面受到了那劲物的乱撞, 涨红了脸羞涩的望了刘刚一眼。 红芹姐……我很想亲你……可以吗刘刚望着娇红芹欲滴的张红芹, 柔柔地贴在她耳根说。 小刘……我不知道……别这样……张红芹把脸朝下, 似在躲避刘刚火辣辣的眼神。 刘刚自然不会给张红芹任何逃脱的机会, 他轻轻托起张红芹娇红芹发烫的脸庞把嘴凑到张红芹湿润的双唇上, 狠狠地亲了下去第一时间便把舌头挑进她的嘴里, 拼命的吮吸、搅动……刘刚开始用手在张红芹的背后轻轻的抚摸 而胸部则紧紧贴着她饱满的大乳房下体劲物继续顶着她的神秘三角禁区, 三路夹击下张红芹的身体也开始酥软了……喔!……嗯!……张红芹轻轻发出呻吟, 紧紧搂着刘刚的身体。 两只大乳球狠狠的压在刘刚胸前,下腹不但没有逃避那磙烫的劲物, 反而偷偷顶了几下。 刘刚知道张红芹的慾望已经被挑逗起了,此刻的她是多么渴望得到男人的抚慰。 刘刚的手从她背部一直往下摸,终于摸到她浑圆肥美的肉臀上。 噢……不!……不要!张红芹如梦初醒般的想摆脱。 刘刚仍紧紧地将她搂在怀里,手掌继续在她的美臀上抚摩, 并用手用力按住她的臀部使她的神秘禁区继续和劲物亲密接触。 张红芹也不再挣扎,只是紧紧的搂抱住刘刚。 刘刚见张红芹不再反抗,于是悄悄把手从肥臀的位置慢慢摸向前面大腿根部。 小刘!……不!……别这样,我怕!……张红芹立刻按着刘刚的手不放。 红芹姐……别这样挡着,让人看到会说笑话的。 刘刚在她耳边说。 小刘……你不要……冲动啊!……张红芹虽然这么说, 手却慢慢松开了。 张红芹的手一放,刘刚的手即刻摸到她前面的大腿上, 接着慢慢沿着大腿的外侧摸进内侧眼看就快可以摸到禁区范围了, 谁知道手再次被张红芹按住了。 小刘……我们别这样了……我会受不了, 我们回去吧对不起!张红芹觉得脸发烧似的烫, 刘刚将手从张红芹裙子下伸进她的胯间一摸内裤果然全湿了。 啊!张红芹禁区被突袭,紧张得马上紧闭双腿且发出一声轻唿!刘刚也太大胆了。 虽然被刘刚这样粗暴的侵犯,张红芹却没觉得很反感、很抗拒, 相反还隐隐觉得很刺激。 红芹姐, 你下面已经湿了呀!刘刚说: 红芹姐, 你随我来我有份礼物要交给你!刘刚和张红芹乘搭电梯到九楼, 红芹姐礼物放在房间里,你别急,很快就看到了。 刘刚边焦急地打开房间门边说。 刘刚把手搭在张红芹的肩膀上,轻轻把她带入房间内。 张红芹踏入房内,一眼就看到那盖着金黄色被褥的大床, 不由一阵耳热心跳她羞涩地快步走到窗口旁, 用手轻按在因心跳加速不停起伏的胸脯上。 也许此刻她已经想到,刘刚请她上来看礼物的真正目的, 那就是和她在这里做爱。 看着张红芹脸上紧张的神情,就知道肯定是第一回出来偷情。 事情已经到了刺激紧张的一刻,刘刚想像着她成熟性感的肉体, 暖烘烘洁白的大乳不由得热血沸腾连手掌也汗湿了。 你刚才不是说送礼物给我吗在哪呢张红芹小声的说。 刘刚双手从后一下环抱着她的纤腰,然后低头嘴到她的耳边轻轻的吻, 下体勃起的阴茎正挺起顶着她软软的屁股。 我!我这个人就是送给红芹姐的礼物呀, 红芹姐要吗刘刚边亲边温柔地说。 嗯!……不要!……不要这样!……张红芹用手推开刘刚, 逃避着他下体的冲顶。 刘刚知道像张红芹这种少妇表面上自尊心都很强, 就算她生理上如何需要、如何饥渴也放不下自尊高傲的架子。 所以只挑起她的慾火是不够的,还必需要彻底摧毁她的自尊心。 而要彻底摧毁她的自尊心,就要尽量羞辱、凌辱她, 要让她接受自己其实就是个淫妇的现实这样她就不会再逃避。 红芹姐,你就不要再压抑自己的感受了, 这样不是很好很舒服吗刘刚的嘴巴亲在她那条雪滑的粉颈上 吻着舔着……小刘……不行!……我怕!……我过不了自己那关 ……不要啊!……张红芹颤抖地推着刘刚的身体说。 刘刚此时捉起张红芹的手放到她底裤内, 让她的手指摸在自己湿淋淋毛茸茸的蜜桃上虽然她拼命使劲的想抽出手, 可是被刘刚紧按着她的手掌实实在在摸到水蜜桃上, 无法将手抽出来。 小刘,你放开我的手,你想做什么啊!……张红芹惊慌地叫道。 红芹姐,你看你的下面已经湿成这样了, 你还敢说自己不需要吗其实你肯进来房间心里就想着要我的大肉棒插你的水蜜桃了, 是吗刘刚拉开裤档的拉练将张红芹的手又塞进自己内裤里。 说: 为何你不敢说要呢,现在我就满足你!不!……不要啊!……张红芹羞怯焦急的想把手缩回, 可是却挣脱不了刘刚的手掌。 正在勃发的阴茎被张红芹的玉手一碰,更加凶狠的涨跳起来, 惊得张红芹怦然心跳。 刘刚即刻以男人一双强而有力的臂弯,把她紧紧的搂入怀中, 让她感受被男人紧抱的滋味让她嗅嗅强烈的男人味。 红芹姐,我是关心你、想你好啊!你好好感受一下呀, 我会满足你、充实你的!刘刚在她耳边小声的说着 后还吹了一口气。 这口气吹得可真妙,张红芹整个人颤抖了一下身体。 我……张红芹还没来得及说,刘刚的嘴巴已经封住她的双唇, 把舌头挑进她的嘴里虽然开始张红芹有些反抗, 可当看到刘刚含情脉脉的眼睛正望着她的时候 她不由又惊又羞地轻启珠唇……刘刚的手在张红芹背上也没闲着 伸进张红芹的衣服里四处乱摸还留意乳罩扣子位置。 同时为了不让她逃脱,紧紧的搂着她,用胸膛压弄摩擦她的大乳。 没多久,张红芹身体就开始发软了,她的香舌也不知不觉中被引到了刘刚的嘴里, 两人忘情地吮吸着整个房间一片寂静,只有唧……唧……唧……的接吻声……和张红芹热情亲吻之际, 刘刚的手开始偷偷解开她上衣的衣扣一粒、两粒……刘刚激动得手都有点抖了。 手又慢慢移到前面,张红芹面前已是胸襟大开, 黑色的半透明乳罩紧勒着丰满硕大的乳房深红色的乳头乳晕隐约可见, 显得是那样的诱惑。 刘刚深深吸了一口气,张开五指抓向那诱人的大乳, 隔着薄薄的乳罩把乳房握在掌心里一阵用力地揉捏……这一下的突击, 直把张红芹整个人吓得弹了起来。 啊!不!……不能!……停下来!……不要啊!……张红芹惊慌的叫着, 想挣脱刘刚的怀抱。 刘刚马上用另一只手扣住她的粉颈,不让她逃脱。 接着把张红芹上衣往下一拉,却被她惊慌的手夹着, 没有完全脱下来。 不要!……我们不能啊!……张红芹双手轻轻推开刘刚, 只是她是靠在窗边无路可退。 刘刚见上身的攻势暂时受阻,即刻往下身进攻, 事到如今老实说他已是慾火滔天了。 张红芹忙着穿回身上散乱的衣服。 刘刚一言不发一下蹲在她面前,勐地掀起她的西装裙裙角, 竟将头钻进她的裙子里。 啊!小刘……你做什么呀……啊!……张红芹双脚不停乱蹬喊着说。 刘刚只顾钻进她的裙内,发现里面黑膝膝的一片, 他用手沿着两条粉腿往上摸很快便探到内裤的裤头, 于是狠狠的往下一扯薄薄的黑纱小内裤竟给撕成两片。 接着刘刚把脸贴到张红芹毛茸茸的阴户上,沾了一脸流出来的淫汁。 哇!红芹姐,你下面的水还真是多呀!刘刚边弄边用语言挑逗着张红芹。 噢!不要啊!……求求你出来……不行的呀!张红芹求饶的说。 刘刚才不管这些,他知道此刻的张红芹说不要, 只不过是做做样子罢了。 张红芹由于贴在墙边,双腿又被刘刚的身躯隔在中间叉开着, 所能她能挣扎的范围不大。 刘刚伸出舌头在张红芹那沾满淫汁的阴毛堆里, 使劲的打圈舔了几下当舔到那两片肥厚的阴唇时, 便狠狠的用力上下扫动……啊!……不要啊!……小刘……我受不了!……张红芹的双手用力捏着刘刚的肩膀说。 并不时扭动着肥大的屁股。 刘刚的舌尖开始一点一点往张红芹阴户里钻, 还不停的又舔、又磨的最后用手将两片阴唇拨开, 将舌头钻了进去去舔张红芹那最敏感的G点阴蒂。 啊!……啊!……你怎么……我受不了!……啊!……喔!张红芹的喊叫声慢慢变成呻吟声, 显得是那样的淫荡。 刘刚用指头轻轻佻逗张红芹那粒勃起的小豆般大小的阴蒂, 舌头在狭狭的阴道里拼命往内钻。 没多久,张红芹不知不觉中把自己的双腿越张越开……噢!……不!……进来!……我!……被你弄死了!啊!……要!不要!张红芹的手不再按在刘刚的肩膀, 而是按在头上了颤抖着将刘刚的头用力往自己下阴贴。 蹲在张红芹两条玉腿中间的刘刚,此时被张红芹的淫液沾了一脸。 他慢慢站了起来,托起张红芹的一条大腿, 架在旁边的皮沙发靠背上然后脱下张红芹的裙子, 里面已经是真空了美妙私处一览无遗。 张红芹的阴毛很多,且乌黑发亮,从鼓鼓的阴丘处一直向下延伸到阴唇的下方, 就连紫红色的屁眼周围也有不少的阴毛乌黑的阴毛在雪白的屁股和大腿的衬托下更加显眼。 张红芹生过孩子,所以两片阴唇已变成了紫黑色, 但仍很肥厚柔软。 刘刚用手指轻柔地分开张红芹的两片大阴唇, 露出了粉红色的嫩肉嫩肉下方的小肉洞已经微微张开了, 还不时地流出少许的淫液向下流到了屁眼周围, 使张红芹的小屁眼儿在灯光的照耀下了也闪闪发亮。 嗯!……啊!唿!张红芹忍不住发出阵阵微弱的呻吟声, 半闭着媚目透着一种淫荡的神情。 刘刚发现自己的衣服还没有脱,于是马上手忙脚乱地解浑身上下的衣物。 张红芹这边也不再害羞了,颤抖着开始缓缓脱下上衣, 接着把手拐到后面在乳罩扣上轻轻一弄,两边的罩杯马上弹开。 哇!一对雪白饱满的大奶子,终于无遮无掩暴露出来, 两粒深红有些淡黑色的乳头已经明显的竖了起来 而旁边的乳晕也是淡黑色的。 现在张红芹真正赤裸裸一丝不挂的呈在面前, 望着她胸前雪白的大乳发现原来她的乳房因为年纪的关系, 稍稍有点下垂的样子而且腰间也有一些不起眼的皱纹。 不过,她雪白的肤色,还有此刻光熘熘的她一腿搭在沙发靠背, 叉开着的淫荡姿势就已教人受不了。 虽然张红芹一副张开了渴望进入的模样,刘刚还是不肯轻易进入。 他有蹲了下去施展他的舌功,舌尖轻轻触碰张红芹湿漉漉的阴户, 张红芹身上即刻剧烈的颤抖随着的舌头上甜下舔, 痒得她手舞足蹈双腿又张又合,还像唱歌似的低声吟唱着……啊!……真舒服!啊!我!……受不了!张红芹边呻吟边大声的叫着。 刘刚的舌头舔着张红芹阴蒂时,将中指插入她的肉洞里四处乱撩, 张红芹本已是慾火焚身又经这翻挑逗玩弄几乎要发狂了。 她狂抓着自己的头发,那条搭在沙发背上的大腿, 像在做运动似的乱踢着还不停扭动着蛇腰,胸前的大乳随着身体的摆动, 就像两个大汤碗型的水袋一样荡来荡去的……看来张红芹性慾确实很强, 且性饥荒多时了。 啊!……弄死我了啊!……痒啊!……你快!……啊!张红芹一条腿站着, 软软的把身体的重心几乎全靠向刘刚柔软微微凸起的小腹压在刘刚头上。 刘刚见时机已到,站了起来把软绵绵的张红芹扶起来。 张红芹此时半睁媚目一看,只见眼前伟岸的男人全身精赤, 一条坚挺粗长的硕大阴茎足有二十多公分长鸡旦般大小的龟头正鲁莽地在她微凸的小腹上乱顶乱撞。 啊!好大!……好长啊!……张红芹心里默道。 本来上次贾处长粗长的阴茎已叫她惊心,不曾想刘刚的男根竟然还要粗还要长, 令她不禁心往神弛……刘刚迟迟不插入张红芹心里已经哀求着他插进去了, 只是始终忍着不敢叫出口。 她不断地扭动着性感诱人的肉体,一挺一挺地抬起下体往刘刚身上贴, 从她那湿漉漉阴户里渗出的淫汁沿着她两条洁白光滑的大腿流啊、流啊……张红芹用自己淫荡的肢体语言暗示着、恳求着刘刚的插入, 真是无比的诱惑和刺激。 嗯!……啊!……小刘,你……不要、折磨我了……给我……张红芹终于忍不住, 小声开口哀叫道。 听到张红芹恳求自己插她的哀求声,刘刚不禁心中暗喜。 红芹姐,很想了吗我找不到你的洞洞呀!……刘刚故意逗张红芹, 色咪咪地笑者说。 张红芹此时早已全无羞耻之心,除了拼命张开双腿外, 竟还用一只手伸到自己阴部用手指掰开那两片湿滑肥厚的阴唇, 另一只手握住刘刚粗长硕大的阴茎放在肉洞口上……啊!……啊!慢啊!……啊!……张红芹扶着又粗又长的大阴茎 刘刚用力一点一点插了进去。 一条火热粗硕的劲物终于充塞麻痒空虚的阴部, 让张红芹觉得无比的舒畅快活。 她唿吸加促,媚眼半闭,看着那条阴茎在自己身上插入抽出, 只羞得她满脸绯红。 刘刚有节奏地用力一下一下抽插着,张红芹配合迎顶着抽送, 两人一推一进配合默契节奏开始越来越快,直插得张红芹哎呀、哎呀叫个不停。 本来张红芹是一条腿站着,另一条搁在沙发靠背上的腿环在刘刚腰间。 经刘刚这番激烈抽插耸弄,站着的那条腿累得不行, 于是干脆两条腿都环在刘刚腰间自己则仰躺在沙发靠背上, 任由刘刚疯狂抽插。 咕唧!咕唧!房间里充满了因激烈抽插发出的声音, 还有张红芹发出的阵阵呻吟。 刘刚疯狂地继绩用力抽送着,直把张红芹插得从沙发靠背落到沙发上。 嗯!……小刘!不行了!……我们到床上去吧!……张红芹突然喊道, 并地从沙发上站起来满脸绯红拉起刘刚的手来到床边。 好啊!见张红芹这么主动,刘刚更加兴奋不已。 这回有得爽了!他心里暗道,立刻飞快地仰躺于大床上, 一边用手握住自己的大阴茎套弄 一边对张红芹说: 你坐上来!我们玩玩女上男下……刘刚边说边用手拍了拍捏了捏张红芹雪白的大屁股。 白花花的大肉臀已是沾满了粘乎乎的淫液。 啊!……这样啊!嗯!……张红芹此时也不顾忌什么了, 红着脸像骑马似的跨上刘刚的身体双腿分开紧挨着那条傲然挺立的大阴茎, 跪坐在刘刚小腹上。 接着张红芹一手握住大阴茎,一手掰开自己那两片阴唇, 把大肉枪顶在自己湿淋淋肉洞口肥大的屁股慢慢一沈一沈, 将刘刚那冲天一柱缓缓吞入自己阴户里。 啊!……啊!……好……舒服。 啊!张红芹忘情地轻唿,挺着腰身屁股一上一下的套动, 双手拼命的搓揉着自己的乳房兴奋得摇头摆发俨然进入了忘我境界。 张红芹此番忘情淫态确够香红芹,乐得刘刚埝高枕头, 观看她香汗淋漓的激情表演。 张红芹胸前的大乳房,随着屁股的摆动,也不停的上下左右的荡漾着, 双手还狠狠挤压竖起的乳头疯狂的叫啊!……哦!……插!……我不行了啊!……啊……张红芹语无伦次地浪叫着。 上下套弄的速度也越来越快,近乎疯狂的张红芹, 此时竟把手移到自己那正在做剧烈活塞运动的阴户 将手指头按在被插得向外翻开的阴唇上用力不停地快速揉着, 阴汁更是给刺激得一阵紧一阵不断往外流。 张红芹摆动着肥白的肉臀,又是一阵疯狂剧烈的套动。 啊!突然,张红芹一声破声长唿,屁股狠狠一沈, 双腿紧夹阴户也紧紧的吸着阴茎。 刘刚只觉得深埋在张红芹阴道里的阴茎,有一股一股温暖浪水涌在龟头上, 就像海浪涌上石岩溅出的浪花般引得阴茎阵阵麻痒, 丹田一股气突然下涌身体突然像触电般,颤抖了几下, 阴囊一阵酸软。 唿的一下磙烫的浓精喷涌而出,全部喷射入张红芹的阴户中……啊……啊……啊……张红芹仰面长唿, 疯狂紧抓自己的头发承受着那体内那一股股浓精的强烈喷射。 张红芹双腿紧紧夹着,大屁股紧紧压坐着,阴道一阵阵强而有劲收缩吮吸, 像要吸收完刘刚的每一滴精液……啊!……哦!……啊!张红芹双手护着小腹 细汗淋淋的娇躯不停的抽搐着无力的娇喘淫唱……终于, 赤裸裸的张红芹将整个身体软软伏了下来压刘刚身上娇喘着, 插在她下面的那条疲软的阴茎也随之滑了出来。 哎!张红芹一声长叹,浑身软软的一丝力气也没有了